看見孩子的靈魂 治療病患更溫暖身後家庭|語言治療姜老師

看見孩子的靈魂 治療病患更溫暖身後家庭|語言治療姜老師
語言治療姜老師 提供

談到復健科,多數人想到的會是物理治療師或職能治療師;若是家中有長輩生病,需要使用長照資源,想到的則是居家照服員,然而,在醫療照護體系中,還有一個容易被忽略的角色,那就是語言治療師,他們服務的群體範圍龐大,人數卻是小眾,不時又會面臨病人與家屬間的拉扯和掙扎,但即便如此,仍有一群人默默付出,姜老師就是其中一位。

課業壓力大 卻越讀越喜歡

從小就對醫療行業感興趣,加上喜歡說話、與人互動、建立關係,姜老師因而在大學時選擇就讀聽力暨語言治療學系。然而聽語系和語言治療師,對多數人而言,屬於相對陌生的工作,姜老師坦言,「很多資訊都不太足夠,所以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想像去描繪這個行業,不過進來之後,我覺得我越讀越喜歡這個系,也很喜歡我的工作。」

事實上,語言治療師不只工作辛苦,在就學期間也不輕鬆,姜老師分享,聽語系大三的課程非常繁重,每週都有一個報告,幾乎每天都在開會。「我記得那個時候,最晚的會議是從12點開始,還好我們那時候是住在一起,不然在沒有zoom的年代,討論起來會非常困難。」即使課業壓力大,但每個個案分析報告,都在為日後的實習做準備,再辛苦也得咬牙撐過去。

199917315 127213386101185 4630546149362282942 n
圖片來源:姜老師IG

服務對象應有盡有 工作地點不只醫院

語言治療師服務對象0到99歲都有,主要的工作在幫助溝通困難、吞嚥困難的病人,還有因為聲音沙啞或職業病所造成的反應治療,或是發展遲緩,有學習障礙的小孩,工作地點遍及醫院的復健部或耳鼻喉科、診所、學校和長照機構。

因為隸屬復健部,有時候也會被民眾誤以為是物理治療師或職能治療師,對於這樣的誤會,姜老師覺得很合理,而她也解釋,「語言治療師、物理治療師、職能治療師,有時候還有心理師,我們在復健部裡面,會一起幫病人做治療。如果把我們的工作內容比喻成物理治療師,也是可以通的,只是專精的地方不一樣。」除了在醫療院所提供治療,語言治療師也會前往校園,給予特教老師建議與諮詢,幫助特教老師與小孩之間的溝通和引導。

209428790 325040329203145 2637514120023931541 n
圖片來源:姜老師IG

病患說「想死」 治療師激烈的內心掙扎

語言治療師的工作,常常需要跟內心做激烈掙扎,有時候會不知道,到底要做哪一件事情,或者應該做什麼選擇,但又要在很短的時間內下判斷。姜老師就分享令她印象非常深刻的個案,當時在長照機構的她,負責幫一位90多歲的伯伯進行吞嚥訓練。

「伯伯其實是重聽,然後不想帶助聽器,所以我們有時候會用手寫板來溝通。那一天他一樣拿起手寫板,我想說他要跟我討論,他要吞幾次,他要做哪些治療,但其實沒有,他就寫了3個字。」讓姜老師始料未及的3個字,就是「我想死」。不知道怎麼反應,怎麼樣去溝通,甚至去應對,但姜老師表示,她可以理解。

「家屬非常想做積極的治療,期待也非常高,但伯伯也知道自己的能力,他沒有想要做這麼多的訓練。」姜老師內心糾結於,她身為幫助伯伯的角色,可是又好像不需要再做任何積極的治療,而家屬與病人的態度截然不同,以至於事過境遷,仍讓她印象深刻。

96546285 692545674826670 4839557917828619064 n
圖片來源:姜老師IG

即使進步微小 但路不會白走

除了內心的掙扎,有時候病人的進步,也不像感冒一樣,可能看一遍就能痊癒,有時候還會不如預期,面對這種情況,又是什麼原因,讓姜老師繼續在這條路上堅持?「既然是復健,他就是一條長期的路,進程上來講,確實是慢的,但有些病人的進度還是很快,面對那些比較慢的病人,無論如何,他們還是有在進步的。」

點選下一頁閱讀更多

姜老師覺得「不會有白走的路。」她以小孩為例,語言治療師在評估小孩的進步有2種方式,一種是質性的,另一種是用分數計算,有些小孩可能在分數上沒有明顯的進步,或者是沒有辦法拿分,但他其實比以前用更多的字,或者用了更好的詞彙表達,其實都能顯現出他的進步。另外姜老師認為,台灣近年來對語言治療這個行業有更多的認識和需求,她也希望在她還有能力的時候,盡可能的協助個案,幫助他們成長。

Verified by MonsterInsights